<video id="pdpxv"><i id="pdpxv"></i></video>

    <span id="pdpxv"></span>
    <delect id="pdpxv"><var id="pdpxv"></var></delect>
    <delect id="pdpxv"><ins id="pdpxv"></ins></delect>
    <em id="pdpxv"></em>

    <track id="pdpxv"><i id="pdpxv"><delect id="pdpxv"></delect></i></track>
    <i id="pdpxv"><ins id="pdpxv"><thead id="pdpxv"></thead></ins></i>

      <b id="pdpxv"></b>
      <rp id="pdpxv"><b id="pdpxv"></b></rp><em id="pdpxv"><ins id="pdpxv"></ins></em>

        <b id="pdpxv"><delect id="pdpxv"><nobr id="pdpxv"></nobr></delect></b>
        024-86903838

        MADEIN HOSPITAL

        招賢納士

        我的前半生——美德因劉偉

        2018年10月26日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今天美德因的辦公區里提到了前一陣熱門的電視劇集《我的前半生》,副院長劉偉說道:我的前半生都給了媽媽和嬰兒,真是名副其實的前半“生”!我們都歡笑起來,一次有趣的議題也產生了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劉偉,主任醫師、教授,碩士生導師、美德因婦兒醫院常務副院長

          親歷過多少孕婦生產手術,還記得嗎?

          那肯定得有上萬了吧,87年開始,一天按照平均3,4個,你算算31年多少。

          最難忘的一次,能評選出來嗎?

          難忘的太多了,最難忘的肯定是把患者救活了,那真的是比過年還高興。就給你講這一個例子吧。有一次半夜三點鐘,我們院值班人員給我打電話說:“主任,我們來個患者,住院手續還沒辦理呢,妊娠39周了,在家里破水了,醫學上叫做胎膜早破。肚子還沒疼呢,胎膜就破了,她愛人正等著呢,她直接疑惑性意識喪失了,土話說人直接沒有意識了。她屬于胎盤低置,胎盤正常應該在底部,就好比一個倒置的鴨梨,鴨梨把這個位置,胎盤是不應該在這的,還沒有把子宮口給覆蓋上,它(胎兒)在這個口的邊緣。”

          陰道一破水之后,宮腔里的壓力一下就出來了,羊水會反噬到子宮的血管里頭,然后從子宮血管進入體內,羊水對媽媽來說是一種外來的過敏原,它能夠引起過敏性休克,甚至能夠引發彌漫性血管內凝血,就是我們說的DIC。羊水栓塞搶救過來的成功率非常小,死亡率在80%以上,這位病人后來檢查出是典型的羊水栓塞,還有一點她是產前羊栓。到了手術室她就開始牙齦出血,針刺的部位全部出血不止,這樣下來麻醉做不了了。

          這時候她的腹部已經開始隆起來了,我們只能啟動應急預案,沒有時間一步一步消毒。我直接就帶了兩副手套,穿上白大衣,用碘伏一鋪、一撒,一刀就下去了。正常從開刀到出孩子應該在一到兩分鐘,這個孩子20秒就出來了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述說起生涯最難忘的事件,不禁感慨

          這種情況下真出事兒了,不怕吃官司嗎?

          當然怕了,但是我選擇的是救人命,只能采用應急的預案。皮下分腹直肌前鞘、腹膜、子宮,這分了好多層,我一刀下去就到了腹腔,再一刀子宮就開了,一打開子宮,血都噴到了天棚上了,嘩的一下,全都是血。她的胎盤已經剝離了,孩子出來有窒息,我們馬上再去搶救。媽媽當時腹腔里全都是血,鼻子也出血,牙齦也出血,我們迅速和血站聯合,同時進行DIC的急救,最后搶(搶救)了8個多小時,救活了。半夜3點開始,完事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。

          職業生涯里經常在心里回響吧?

          這個病例給我自己一個很大的鼓勵,再之后我對重患有了信心。那個時候絕對是冒著巨大風險的,“綠色通道”對于搶救一個病人真的重要,全院上上下下的支持,所有的搶救都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完成,所有的部門都為他打開通道。另一方面,能不能做的精準甚至完美則在于專家的硬實力和經驗,我2002年開始當的科主任,已經有10年主任經驗了,但是這種病例我還是第一次碰到,無法按到書本上的框架流程去走,所有的步驟都是我在拿主意。DIC一般也有個過程,但這種“瀑布式”的情況爆發真的很少見。

          醫院的安全體系建立是不是沒有上限,需要不斷積累和升級?

          沒有,永遠沒有,產科你在產前檢查沒有任何問題的情況下,生產都是存在著風險的,最緊張的還是醫生,羊水栓塞和產后出血有時候是難以預見的,有時候和孕婦個人的體質有關聯的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憶當年,美德因醫院的驗收工作正是劉偉做的,她一直記得這家醫院“有味道”

          這一下是不是就火了?

          中央臺也來采訪,直播生活也來了,我還刻了個碟,全國十大白衣天使也選上了。

          產科醫生難當嗎?

          所有科室比較,產科醫療糾紛排在前面的,第一個,它是大人孩子兩條命,第二個,它是突發事件,充滿著不可預料。要當產科醫生,首先他要是個非常非常有責任感的人,然后他要細心、認真,最后要有奉獻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劉偉寫給微信讀者和各位準媽媽的寄語


        我的前半生——美德因劉偉

        2018年10月26日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今天美德因的辦公區里提到了前一陣熱門的電視劇集《我的前半生》,副院長劉偉說道:我的前半生都給了媽媽和嬰兒,真是名副其實的前半“生”!我們都歡笑起來,一次有趣的議題也產生了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劉偉,主任醫師、教授,碩士生導師、美德因婦兒醫院常務副院長

          親歷過多少孕婦生產手術,還記得嗎?

          那肯定得有上萬了吧,87年開始,一天按照平均3,4個,你算算31年多少。

          最難忘的一次,能評選出來嗎?

          難忘的太多了,最難忘的肯定是把患者救活了,那真的是比過年還高興。就給你講這一個例子吧。有一次半夜三點鐘,我們院值班人員給我打電話說:“主任,我們來個患者,住院手續還沒辦理呢,妊娠39周了,在家里破水了,醫學上叫做胎膜早破。肚子還沒疼呢,胎膜就破了,她愛人正等著呢,她直接疑惑性意識喪失了,土話說人直接沒有意識了。她屬于胎盤低置,胎盤正常應該在底部,就好比一個倒置的鴨梨,鴨梨把這個位置,胎盤是不應該在這的,還沒有把子宮口給覆蓋上,它(胎兒)在這個口的邊緣。”

          陰道一破水之后,宮腔里的壓力一下就出來了,羊水會反噬到子宮的血管里頭,然后從子宮血管進入體內,羊水對媽媽來說是一種外來的過敏原,它能夠引起過敏性休克,甚至能夠引發彌漫性血管內凝血,就是我們說的DIC。羊水栓塞搶救過來的成功率非常小,死亡率在80%以上,這位病人后來檢查出是典型的羊水栓塞,還有一點她是產前羊栓。到了手術室她就開始牙齦出血,針刺的部位全部出血不止,這樣下來麻醉做不了了。

          這時候她的腹部已經開始隆起來了,我們只能啟動應急預案,沒有時間一步一步消毒。我直接就帶了兩副手套,穿上白大衣,用碘伏一鋪、一撒,一刀就下去了。正常從開刀到出孩子應該在一到兩分鐘,這個孩子20秒就出來了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述說起生涯最難忘的事件,不禁感慨

          這種情況下真出事兒了,不怕吃官司嗎?

          當然怕了,但是我選擇的是救人命,只能采用應急的預案。皮下分腹直肌前鞘、腹膜、子宮,這分了好多層,我一刀下去就到了腹腔,再一刀子宮就開了,一打開子宮,血都噴到了天棚上了,嘩的一下,全都是血。她的胎盤已經剝離了,孩子出來有窒息,我們馬上再去搶救。媽媽當時腹腔里全都是血,鼻子也出血,牙齦也出血,我們迅速和血站聯合,同時進行DIC的急救,最后搶(搶救)了8個多小時,救活了。半夜3點開始,完事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。

          職業生涯里經常在心里回響吧?

          這個病例給我自己一個很大的鼓勵,再之后我對重患有了信心。那個時候絕對是冒著巨大風險的,“綠色通道”對于搶救一個病人真的重要,全院上上下下的支持,所有的搶救都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完成,所有的部門都為他打開通道。另一方面,能不能做的精準甚至完美則在于專家的硬實力和經驗,我2002年開始當的科主任,已經有10年主任經驗了,但是這種病例我還是第一次碰到,無法按到書本上的框架流程去走,所有的步驟都是我在拿主意。DIC一般也有個過程,但這種“瀑布式”的情況爆發真的很少見。

          醫院的安全體系建立是不是沒有上限,需要不斷積累和升級?

          沒有,永遠沒有,產科你在產前檢查沒有任何問題的情況下,生產都是存在著風險的,最緊張的還是醫生,羊水栓塞和產后出血有時候是難以預見的,有時候和孕婦個人的體質有關聯的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憶當年,美德因醫院的驗收工作正是劉偉做的,她一直記得這家醫院“有味道”

          這一下是不是就火了?

          中央臺也來采訪,直播生活也來了,我還刻了個碟,全國十大白衣天使也選上了。

          產科醫生難當嗎?

          所有科室比較,產科醫療糾紛排在前面的,第一個,它是大人孩子兩條命,第二個,它是突發事件,充滿著不可預料。要當產科醫生,首先他要是個非常非常有責任感的人,然后他要細心、認真,最后要有奉獻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  劉偉寫給微信讀者和各位準媽媽的寄語


        Focus on us

  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  • Madein服務號
        • Madein訂閱號
        • Madein微博

        Consultation Telephone

        預約電話:024-86903838

        Feedback platform

        反饋平臺:有一說一

        Focus on us

  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  • Madein服務號
        • Madein訂閱號
        • Madein微博

        Copyrights2011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沈陽美德因婦兒醫院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遼ICP備13007106號-1

        網上信息僅做健康參考,并非醫療診斷和治療依據,具體診療還請遵照經治醫師意見。

        337p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

          <video id="pdpxv"><i id="pdpxv"></i></video>

          <span id="pdpxv"></span>
          <delect id="pdpxv"><var id="pdpxv"></var></delect>
          <delect id="pdpxv"><ins id="pdpxv"></ins></delect>
          <em id="pdpxv"></em>

          <track id="pdpxv"><i id="pdpxv"><delect id="pdpxv"></delect></i></track>
          <i id="pdpxv"><ins id="pdpxv"><thead id="pdpxv"></thead></ins></i>

            <b id="pdpxv"></b>
            <rp id="pdpxv"><b id="pdpxv"></b></rp><em id="pdpxv"><ins id="pdpxv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<b id="pdpxv"><delect id="pdpxv"><nobr id="pdpxv"></nobr></delect></b>